• 正文
在日朝鲜人,一个特殊群体
http://msn.huanqiu.com 2013-05-07 02:35环球时报
本文导读:在日朝鲜人群体的生活呈现出多元却又特殊的局面。

\

在东京的朝鲜大学校 (邢熠 摄)

\

在东京的朝鲜大学校 (邢熠 摄) 

\

在东京的朝鲜大学校 (邢熠 摄)

在日朝鲜人聚居的辣白菜横丁街。

在日朝鲜人聚居的辣白菜横丁街。 邢熠 摄

  【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】随着日本与周边邻国关于历史和领土纠纷越演越烈,日本内部对于这些国家在日生活的人们攻击也越来越多。其中 “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(简称朝总联)”组织成为受日本政府打压和右翼攻击最集中的目标,这主要是因为该组织被认为是朝鲜对外的传声筒。东京地方法院不久前以欠债为由拍卖了朝总联中央本部大楼。目前在日本的朝韩侨民约55万,如果加上加入日本籍的朝韩裔族人,则总数超过300万,是在日本生活的最大侨民族群。日前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走进了这些人聚居的地方。尽管他们在这个充满歧视的国土中生活,同时又因祖籍南北不同而关系变得异常复杂。但对不少在日本朝鲜人来说,能够让他们没去过朝鲜仍保持“朝鲜心”的最主要原因则是朝鲜大学校。

  在日朝鲜人过着何种生活?

  虽然人们常提到“在日朝鲜人”,但其自身的历史、演变及与朝韩之间的关系却错综复杂。据日本统计中心的数据,截至2011年末,在日本定居的拥有朝鲜或韩国国籍的人总计约54.5万。加上加入日本籍的朝韩裔,总数约300多万。在这些人内部,则分成祖籍朝鲜的“朝鲜国人”、祖籍现韩国的朝鲜人以及祖籍朝鲜的“韩国人”或“日本人”等。很多日本人干脆统称这些朝鲜族的“特别永住者”为“在日”。这些“在日”又以来日本的年代分为新老两大群体,其生活现状、意识形态等天差地别。正因为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,“在日朝鲜人”群体的生活呈现出一种多元却又独立的特殊局面。

  在东京上野东侧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有一条林立着“扒金宫”(赌场)的街道。在日本,“扒金宫”的老板多是朝鲜裔。转入旁边的小巷,一排打着日朝两种文字招牌的店铺映入记者眼中。这里就是东京著名朝鲜人聚居区“辣白菜横丁街”。虽然名头很响,但这里却并不像其他商业街那样,有统一牌坊和路灯,破败陈旧的楼房好像从未被修缮过,数十家小餐馆密集地挤在一起,许多餐馆共用一个卫生间。

  当地一名祖籍韩国的店主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1948年前后,一批在上野从事“灰色生意”的朝鲜人被赶到这里,开始靠卖辣白菜和烤肉为生。这里的人都十分讲“出身”。这里少部分店铺由“在日韩国人”经营,其余都是“在日朝鲜人”的。他说,虽然大家平时关系和睦,但绝不过多来往,他甚至不知道旁边店的店主是哪里出身。

  这家店的老板娘教给记者一个识别的办法。店铺招牌上如果写着“韩国料理”,店主应该就是韩国出身;如果没有写,那就是朝鲜出身。她还神秘地告诉记者,朝总联的一个支部就在对面的4层小楼里。下面的超市就是他们开的。她说话时甚至不敢看着那幢楼,还再三叮嘱记者不要出卖他们。

  记者随后走进老板娘说的那家超市,但超市店员却拒绝回答记者的问题,理由是负责人不在,不知什么时候来。面对记者的追问,他只是甩出一句:“在这家店工作是我梦寐以求的”。

  走完辣白菜横丁街后一转弯,就是上野仲町通区。这里是上野最大的“欢乐街”,四周色情酒吧、脱衣舞场林立,还夹杂着大量韩国饮食店和陪酒俱乐部,其规模不亚于新宿的歌舞伎町。据当地人称,这里就是新一代“在日”聚集地。记者在一幢满是韩国小店的楼门口,遇到了一名朝鲜面孔的女性。这名自称出身韩国的妇女带着无所谓的语气说,这几条街上说朝语的陪酒女很多,大家都是为了生存出来陪客人,谁也不会管是韩国还是朝鲜出身。